歌紙

下一页

甜甜圈战争

路地里友情向


高中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总是格外容易饿,放学回家路上的小吃店便成了高中生们的最爱。

“小久君,最近商场那边新开了甜品站,要去试试吗?”结束下午的实战训练走出教室,丽日就跑了过来,在绿谷面前展开手里的宣传单。

饭田正好在和绿谷讲话,看到宣传单视线条件反射地就往那边移过去,一想觉得不太妥当,又悄悄移开,随后就听丽日问:“饭田君不一起吗?”

于是他推推眼镜,得以光明正大地阅读起那一纸宣传单,粉色与褐色交错的纸上用白色字体印出甜甜圈打折的讯息。

“打五折哦!可以省不少钱!”丽日双眼亮晶晶地说道,“正好训练完,大家都饿了吧。”

绿谷和饭田的肚子配合地发出咕噜二重奏,两人有些...

阅读全文>>

芥子 (壹)

妖狐宰×人类敦

太敦24h中秋活动07:00棒  @朝暮会月 

中秋节快乐🎑


0


终于找到这里来了吗?没什么好东西招待还望见谅,不过反正你现在没了记忆、不能说话,坐下来听我讲段故事怎么样?


让我想想,到底该怎么讲。


“明明已经过了花期,藤花却依然开着。回想起来,那时察觉不对就应该快步离开,为什么反而是停下来去救那只狐狸了呢?他自己也不明白。硬要说的话,或许那正是被称之为命运的东西作祟……”这样的开头如何?


还是说“意识到自己被骗的时候已经晚了,少年站在公寓楼下悔不当初”这种轻松口吻更加引人入胜?...


阅读全文>>

初恋 1

太宰治是不会谈恋爱的,虽然追他的女生很多,被他拉着手邀约过共赴黄泉的也不少,但鉴于他是一个会故意刺激芥川龙之介让他绕着操场跑十圈、最后却还是放了人鸽子的没有心的魔鬼,他必然是谈不成恋爱的,否则老天爷也太不开眼了。


——中原中也一直如此笃信。但近来他这份信念逐渐开始出现了动摇。


试问一个人如果之前一直下课就不见踪影,不参加社团,独来独往,肆无忌惮,最近却突然变了性一样会正常和人打招呼,上课不趴着睡觉,值日也不再推给别人,没事还总往窗户外面瞟,这种情况除了他被魂穿了还能有什么答案,只有恋爱了吧。


世界终于要毁灭了。名字里就带了“中×2”的中二少年中原中也如是想,拯救世...

阅读全文>>

庸俗 3

2 有修增,建议阅读过后再阅读此更

BGM:谢安琪-年度之歌


“所以呢?”与谢野晶子白眼都快翻到天上,“我这里不医傻子,当心理咨询室使用要加钱。看在同事一场的份上可以给你打个九九折。”


“与谢野医生,你的语气听起来比起要给我打九九折,更像是要把我的腿给打折。”太宰治拿着女医师给他的冰袋敷上自己脑勺上的肿包,倒抽了口凉气。


与谢野晶子对他的俏皮话向来无动于衷,甚至没往他的方向扫上一眼,“关于你失眠的毛病,我确实可以给你开安眠药,但是太宰,”女士卷翘的睫毛如同蝶翼低垂,“安眠药治不了心病。”


“谢了,与谢野医生。”太宰治拿起药瓶揣进衣兜,哼着自己随口...

阅读全文>>

《庸俗》小番外


他不是没有想过他们重逢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办公室恋爱就是这点不好,侦探社算下来就这么大点地方,横滨统共就这么大一座都市,走到哪里都铺陈着回忆的苔藓,滑腻又黏稠。好几次他险些滑倒,落进往事蛛网般织就的阴谋。


他看见橱窗里卡布奇诺蛋糕上涂抹的可可粉,想起太宰治砂色的风衣衣角,目光经由玻璃折射到收银机边的一小盆多肉,又想起太宰治坐在办公桌前拨弄仙人掌针叶的手指。他在桥上想起入水的太宰治,路过小巷想起倒在血泊里的太宰治,钻进便利店想起捧着罐装咖啡的太宰治,就连宿舍楼下那个老旧生锈的铁桶上都隐约雕刻着他的名字。...


阅读全文>>

风暴眼

BGM:Bertie Higgins-Casablanca


“先生,这是最后一瓶淡水了。”

太宰治揉了下眼睛,“我睡了多久?”

“一个小时零十四分钟。”

“距离目的地还有多远?”

“大约十七公里。”

“看来我要死在这里了,”太宰治拧开瓶盖,用棉签蘸水滋润了一下干裂的嘴唇,“帮我查一下脱水死亡的疼痛指数。”

“系统不建议您这样做,先生。”

“开玩笑的。给我最近的车队的坐标。”

“受风暴影响,无法获得信号。”

“看来只能单干了。”站起来伸了懒腰,细沙从身上扑扑落下,太宰治抬头看了眼暗沉的天色,抚摸着车把,“还能导航吗,阿敦。”

“随时为您效劳。”

“那走吧。”...

阅读全文>>

巴别塔 5

前文 1 2 3 4 均有修改,建议阅读过再读本次时隔三个月的更新

阅前注意合集简介预警


横滨作为日本重要的国际港口都市,向来流动人口多,人口组成复杂。在“异能力”被发现并逐渐变得普及、“异能者”不再罕见后,这座城市更是成为了这一特殊势力汇集、发育的温床。


基于这种情况构建起的“三刻构想”法则,将这座城市划归到了三个组织的管制之下——白昼的异能特务课、暗夜的港口黑手党,以及黄昏的武装侦探社,三方互相对立、制约,维持一个微妙的平衡。


本来,按照这样的构想,三方应当既不交好也不交恶,但不知道为何,港口黑手党和武装侦探...

阅读全文>>

满盘皆输

双怪盗师徒pa

祭品献上,求求了,让我出货吧T T

在此发愿抽到了我就开这个pa的车→还真出了,等等我就来了


预计三日后在横滨宝石展上展出的克什米尔蓝宝石Edda失窃了。


此事一夜之间传遍了全横滨,引发各路媒体的争相报道,群众对安保人员和警察的质疑,以及中岛敦又在家里摔了一个马克杯。


算下来,这已经是他这个月来被抢先夺走的第三个目标,一次还能解释为偶然,接连三次发生这种事,中岛敦觉得自己完全有理由怀疑对方是在针对自己。


作为一个名声在外、背负着70亿通缉令的怪盗,中岛敦自认自己业务水平不辱师门,和那个叫芥川龙之介的所谓名侦探也能周旋上百来回合不分胜负,...

阅读全文>>

掌中仙

补档,之前写的《西泠斜对门》合志内容


冬天最让人讨厌的事莫过于早起。

吴邪百般不情愿地从被子里探出头来,摁掉响个不停的闹钟,又把脸埋进枕头里,磨磨蹭蹭好一会儿,终于彻底清醒,爬起来洗漱。

等到出门,天都没亮透,却已有零星的早点摊位摆出。吴邪往掌心哈了口气,搓搓手,走近一个卖鸡蛋灌饼的摊上要了个饼,又买了杯正热的豆浆边喝边捂手,这才终于恢复了一点知觉,忍不住发出满足的叹息。卖饼的大娘见了,笑着问道:“小朋友,怎么星期天还起这么早,去上补习班吗?”

吴邪点点头,眼睛紧盯着大娘摊饼的手。大娘觉着他好玩,一边念叨“长身体的时候要吃好点才能集中精神搞学习”,一边给他的饼...

阅读全文>>

见字如面

小胜:


见信好。


距离我们吵架已经过去三天,我现在坐在客厅里写下这封信,希望能把我们之间的问题捋一捋。(上鸣君说这样可以避免争吵)


首先,我承认上次协作任务里,我表现得有些草率,没有听取小胜你的建议就擅自行动了。但我认为小胜你也应该承担一半的责任。当时情况紧急——被抓做人质的小女孩看起来已经脱水昏迷了,天气又热,我真的没反应过来你那句“死废久你是不是瞎没看见从塔那边绕更稳妥吗”是在提建议而不是找茬。


其次,我为我因为生气没有在任务完成后和你好好沟通就直接独自回家了的行为道歉。可你也不能回来就把我用被子裹成虎皮蛋糕卷,直接从房间里扔到客厅地板上吧。就算是夏天,不铺席子...

阅读全文>>

猜数字微小说挑战

和朋友玩的猜数字微小说挑战,三人三局我输两场,我太难了(


1 小龙虾

太宰请敦吃小龙虾,吃到一半突然喊太辣了吃得胃痛,敦担忧地看着前辈捂着胃部出去,直到服务员拿着账单微笑着表示他们要打烊了才反应过来到底怎么一回事。


2 假戏真做

为什么会这样?敦满头急出来的虚汗,双手叠在一起,动作娴熟地给对方做心肺复苏,那双像是浸过水的鸢色的眼睛却一直没有睁开。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在叫医生,数不清的脚绕着自己打转。这一场戏明明该是武打替身,那条钢索明明检查过结实得很,为什么从高台失足落入河中的是太宰先生本人?

阅读全文>>

群青日和 3

联谊地点最后定在远离市中心的公园。


在得知不需要额外负担游乐场门票费、KTV包间费等开销后,中岛敦着实松了口气,但一想到这是那位太宰前辈介入安排的,又本能地不安起来,而这份不安在看到对方背着的那个巨大背包后愈发强烈。


“在空气清新、环境优美的户外享受人与自然的和谐野餐不是很好吗”——提议联谊地点的时候太宰治是这么说的。本来就是打算靠前辈来吸引女生的山口自然是没有异议,但根据中岛敦以往和对方相处的经验来讲,太宰治的话是要绕着听的。


他说这棵树长得真不错,那指的可能是这棵树长得真不错吊上去自杀也不会断;说这条河真漂亮,隐含意思可能是自己想跳进去来一段漂流;喊中岛敦过去看实验室养的...

阅读全文>>

日常琐事

社团作业补档

CP:轰饭轰


# 三块方糖


人的口味多种多样,爆豪嗜辣,绿谷好肉,轰最爱荞麦面,第二喜欢甜食,买甜甜圈不论个,论袋。 

此举招来饭田天哉的不满,花了一个小时痛陈甜食会导致龋齿和高血压,并封锁了家里的零食柜。 

但在轰偶尔需要熬夜工作的时候,饭田还是会在泡咖啡的时候给轰的杯子里多加点糖,不多不少,正好三块。


# 光阴的温和


认识第一年,多了个朋友,很开心; 

第二年,发现饭田在摘下眼镜后会眯眼睛露出一副老公公的表情,有点新奇; 

第三年,没有鲜花烛光巧克力地开始了交...

阅读全文>>

庸俗 2(19/9/2)

1 有修增,建议读过后再读这一更

BGM:谢安琪-年度之歌


“听说商业街那边今晚会举办祭典。”


也不知道是谁先提起的,有关夏日祭的话题在侦探社内不胫而走,除却国木田独步仍保持岿然不动外,其余众人都被吸引走了注意,交流起祭典上的小吃和最后的烟火,谷崎直美和春野绮罗子甚至已经在讨论要穿什么花色的浴衣,做什么样子的打扮,晚些时候在哪里集合了。


太宰治借着桌上一大摞待办文件的遮挡朝中岛敦挥手,“敦君,一起去祭典吗?”


中岛敦从自己面前那同样高度可观的苍白纸张中抬起头,露出饱经风霜的眼神,“能请您先储备好冬天的存粮再来唱夏天的歌吗,太宰先生?”...


阅读全文>>

庸俗 1(19/8/12)

Summary:原作背景,破镜重圆

BGM:谢安琪-年度之歌


太宰治站在顶层俯视楼下一片车水马龙的霓虹,想象着自己片刻后于此坠落,粉身碎骨、肝脑涂地,迎来他经年追求的最佳结局。


他既不恐惧,也无悲喜,脑海里浮现出自己给白发的小徒弟读过的那首诗:


“当我死时不要再为我悲哀,当你听到阴郁沉重的钟声响起,向世人通告说我已离开这浊世,去和最污秽的虫蛆同栖……”


他念这段的时候故意侧过脸去,只露出呈45度仰角的半张面庞,眉梢与唇角弯成精心计算过的弧度——如果真的要他从自己身上挑出一样他觉得值得称道的地方,他大抵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这幅皮囊。


太宰治15岁就学会了顶...

阅读全文>>

樱蕊飘落,余音之海

青江有新衣服了,作为庆祝补个档,希望我有空再摸个新的(

CP:石青


石切丸在唱歌。


将耳之所闻与眼前所见拼凑在一起,青江只觉分外熟悉,撑着刚刚睡醒而尚还有些昏沉的脑袋想了好一会儿,才总算想起这支似曾相识的旋律正是石切丸之前唱给家康听的摇篮曲。


他的声音压得很低,像是怕惊醒了谁人的美梦,只是轻轻地小声唱着,不知是忘了还是刻意没有画眼角隈取的脸看起来比平日苍白许多。现在天色尚早,难道是夜里做了什么令人怀念的梦,才会在寂寂清晨唱起这首被露水沾湿的歌。


歌声在一个转音处戛然而止,石切丸有些吃惊地看着青江,过了会才又微笑着道一句“早安”。


诶……这就又恢复成平...

阅读全文>>

群青日和 2

本文的一些情节设定均取材自我个人的本科学习经历(本土ver.)+我读兽医的朋友提供的专业知识指导(美帝ver.),我也不知道日本的大学究竟环境、学制如何,希望大家能适当无视这类bug

设定补完见 群青日和 

BGM:おさむらいさん-Summer Time Record


学生时代建立朋友关系最快速、便捷的方式无非是吃喝玩乐,可惜中岛敦打小生活艰苦,经济基础先天不足,吃穿用度都是一省再省,自然没有机会参加聚餐、联谊等情感交流活动。


因而几次三番在自习室撞见太宰治,被对方戳着脸颊问“敦君你是不是没有朋友”的时候,他也只能含着眼泪往回咽,牺牲自己好不容...

阅读全文>>

滑板与青春期

社团作业补档,无异能au,庆祝自己出了滑板卡

关键词:樱花、瞬间、想要了解


中岛敦的一天是在延迟了十五分钟才响起的闹铃中慌忙开始的。


前天他面试了一份新的打工,上工时间比他上一份工作要早十五分钟,而他头天晚上被朋友叫着打游戏打到很晚,倒头睡下的时候早已经神智不清,压根就不记得还有要调闹钟这回事,等到突然惊醒,已经迟了。


于是他连早餐也顾不得吃,换好衣服、踩上滑板就奔出了门。


新的工作地点离他家不算太远,他一路狂奔,只花了十分钟就到了。


刚推开店门就对上一张黑比锅底的脸,中岛敦条件反射就是一个九十度鞠躬,大喊:“非常抱歉我来迟了!”...


阅读全文>>

少年举铁几公斤?

标题捏他《流汗吧,健身少女》


“绿谷,你最近锻炼是不是加量了?”上鸣拍了拍绿谷的小臂,“结实不少啊。”


“啊,之前一直都是在家里自由练习,最近抽到了家边上新开的健身房的优惠券,也有去那边锻炼了。”


健身房、锻炼出肌肉、受女孩子欢迎,经历过一番严谨的推论,上鸣记下了绿谷说的健身房地址,直到换好运动服走进训练室,才终于想起来绿谷家边上除了有健身房还有一栋爆豪宅。


爆豪刚做完一组杠铃推举,站起身来浑身是汗,也不知道来了多久。


看到绿谷和上鸣一前一后走进来,他明显卡了个壳,延迟几秒才皱起眉头问:“白痴脸你怎么也跑来了?”


“啊哈哈我看绿谷最...

阅读全文>>

群青日和 1

写着玩的大学校园恋爱片段集

设定补完见 群青日和 

BGM:おさむらいさん-Summer Time Record


从一楼一口气冲上八楼,中岛敦只觉得自己像是死过一遍,喘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平复呼吸。讲台上,老教授推了把眼镜,掐着最后一声铃响关上了教室的大门,登时门外哀鸿遍野,听得中岛敦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


“真是危险呢,敦君。”熟悉的笑声从后面擦过耳际,中岛敦一僵,摸着耳朵回头,果不其然正对上前辈弯起的眉眼。太宰治冲他挥挥手,道了句早安。


中岛敦本想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回他一句,教授一声咳嗽就把他那点贫乏的言语都给吓回肚子里,连忙转过身子翻开课...

阅读全文>>

Ruins

BGM:Hozier-Take Me To Church

beast设定,我流写法,对话体摸鱼


显我为义的神啊,我呼吁的时候,请你应允我。


Day 1


电话铃声。

“这里是武装侦探社,请问需要什么帮助吗?”

“……”

“喂喂?”

“……”

忙音。

“喂,太宰,怎么回事?”

“可能是打错了吧。”


Day 2


“嗨,这里是武装侦探社,请问是有什么事要委托吗?”

“骗子。”

电话被挂断,听筒里传来连续的嘟嘟声。

“诶?”


Day 4


“武装侦探社为您服务!”

“……”

“啊,这次居然是隔了一天才打...

阅读全文>>

默默

合集补档


00/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镇长的家里。他戴着尖尖的帽子,黑披风下的白色衬衣已被血液浸湿,因为失血过多而面色苍白,双眼紧闭,嘴唇也紧紧地抿着。我小心翼翼地剪开粘在伤口上的布料,饶是我早已见识过了无数的伤口也倒抽了口凉气——伤口太深,又在左胸膛上,几乎是死过一次了。他的气息非常微弱,仿佛下一秒变会失去呼吸。我不眠不休了一宿,又观察了整整一个上午,才在吃过午饭后安心地昏睡了过去。

待到我醒来,天边已被染成橙色,傍晚的阳光打在他的脸上,晕出些许暖意。直到这时我才惊觉,他洗去血污后的脸颇为俊秀,不同于镇上务农的男人们的粗犷,带着干净的书卷气。联想起他之前的装扮,我...

阅读全文>>

Ther

BGM:Ther-Kraffa

有人理解为ther=their-i


 “你们看起来像输了真心话大冒险而被迫一起行动的冤家。”


男人停下冲路过的美女抛媚眼的动作,转头看向我,“什么?”


“你和中岛。”我冲在不远处摊位上买热狗的白发少年的方向扬了扬下巴。


他拿起玻璃杯舀了一勺芭菲,不置可否,脸上带着初次见面问我能不能搭顺风车时的惯有笑容——眼睛眯起,像一只狐狸,“为什么这么说?”


“我听到你们吵架了。”


“也不算吵架吧。”


“哪怕中岛叫你‘出去’?”


他又笑了下,“你指这个的话,我一般称之为调情。”话锋一转,“况且...

阅读全文>>

横滨异闻录系列(目前就是《朱红的无面女》)写的时候比较嗨没注意,和朋友闲聊发现有一点应该要补充说明一下:


横滨异闻录系列融入“怪谈”要素除了是出于我对恐怖游戏、怪谈故事的个人兴趣外,主要是受到了城平京老师和片濑茶柴老师创作的漫画《虚构推理》的启发,但我保证本系列文和该漫画作品没有直接关联,只是借鉴学习了怪奇+推理的搭配要素,本系列文的推理要素也相对薄弱


理由有三:


1、本格推理实在学不来……

2、文野原作本身是有“异能”这个超自然设定存在的,比较好融入超自然要素

3、还是我的个人兴趣


怪谈内容及案件本身均为我个人编造,没有直接参考对象

PS.有兴趣可以吃个安利,《...

阅读全文>>

朱红的无面女 1

之前的1500粉点梗,重新写了大纲并将剧情打乱做了梳理和修增,所以将之前的删除了改名重发,_(:з」∠)_对不起点梗人

二人搭档查案子的故事,悬疑推理尝试,有bug感谢指出

‼️怪谈、鬼故事出没


“……然后那个女人打开柜门,发现储物柜里放着三颗红樱桃,还滴着红色的汁液。女人按电话里说的拿起红樱桃,放进自己嘴里——那味道不是酸甜的樱桃汁,是血。”


“太宰先生,”中岛敦搓了搓因为夜风而起了鸡皮疙瘩的小臂,“从刚刚起您就在说些什么啊。”


“当然是鬼故事了。”太宰治双手插在口袋里,答得理所当然,“马上就要到夏天了,是鬼故事的季节呢。”


“希望您可以...

阅读全文>>

幸福长着虎尾巴

解压小段子


马卡龙色的店。


太宰治瞥了眼用圆润的花体写就的招牌,对身侧脚踩黑色尖嘴高跟鞋、身着标准OL装的女性的审美兴趣产生了颠覆性认知。难怪之前会被她退单,老练的“猎艳者”不动声色地编造罗列起借口,随时准备开溜。


未觉异样的客户还在向他说明自己的需求,涂着酒红色指甲油的手刚握上门把,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欢迎光临。”


“敦君?”


白发的执事闻声抬起头,眼里写满了诧异。在工作地点遇到熟人实在有些尴尬,中岛敦一时无措得都不知道手脚该如何摆放才好。


察觉后辈的窘迫和客户好...

阅读全文>>

[讨论]有已经读完了《第二日志,星零》的人愿意解释下这本书到底讲了啥吗? 2

前文+说明:1    


36L 胆小鬼连幸福都会害怕 

lz第一次读太宰先生的书?居然觉得星零难看懂

读过他其他书就知道了,星零一点也不难懂,不如说它太好懂了,好懂到不正常


37L

什么?太宰先生还有其他书?宰粉失格,退群了


38L 

ls带我一个,我也不知道


39L 读了个寂寞

(乖巧坐等36l大佬赐教


……


49L 鼠灰色和服

确实是有的,不过出版得很早,大概是在灾祸刚刚平定、重新规划构建现在的城市的时候。那时候温饱都解决不了,文化产业自然也是百废待兴,所以最初...

阅读全文>>

[讨论]有已经读完了《第二日志,星零》的人愿意解释下这本书到底讲了啥吗? 1

论坛体,《滚滚红尘》背景延续


1L 读了个寂寞

如标题,最近考试周没来得及第一时间去书店买书,现在好不容易考完了,买回来关门看了一个下午总算是读完了

先说下我自己的读后感,我觉得这本书实在是……太难懂了。也不是通篇都是晦涩的词或者迷幻的桥段让人摸不着头脑的那种,就是,每个字我都认识,每个句子我也都能理解,顺着读下来也还算顺畅,但合上书我就感觉……啥也没看进去,啥也不记得

所以有没有大神能做个深入解读让我涨涨见识,好让我觉得自己不那么智障(卑微.jpg


2L

楼主你确定你形容的是《第二日志,星零》而不是期刊论文?


3L

楼上太真实了,我读导师布置的参考论文就...

阅读全文>>

Dazai&Nyakajima

Nyakajima是故意这么写的


太宰治的公寓多了三名住客,分别是黑底白耳的敦、白底黑耳的敦君和四爪踏雪的阿敦,三只猫。


按说他并非会主动收养动物的爱心家,如果不是隔壁公寓某日夜里突然吵闹,打断了他的思路的话。


新搬进隔壁屋的白发少年半个身子都挂在栏杆外,尴尬地冲他挤出一个笑,“那个……太宰先生,非常抱歉,我的猫……调皮跑到您那边去了,能麻烦您让我过去把他弄回来吗?”少年一边说着一边冲爬到太宰治脚边抓他裤腿玩的黑耳朵猫咪挤眉弄眼,窘迫的模样很是有趣。


于是太宰治笑道,“从玄关进来吧,我给你开门。”...


阅读全文>>
©歌紙 | Powered by LOFTER